醉卧美人兮

小透明
微博指路→二点五次元空巢老阿姨
欢迎勾搭
熊彭女孩绝不认输

【白糖甜汤】假如浪花一朵朵中的女生都消失(七)

难产卡文的我终于更出来了……

对不起大家卡了这么久Orz


涉及CP:唐一白×明天     欧阳恒×祁睿峰     林梓×郑凌晔(可能)

剧情线:会参考浪花一朵朵剧情,因此可能更新比较缓慢qwq,没有女主线的话,可能就是明天拿了女主的剧本啦(并不

前文指路:序章(含设定和授权,新入坑的小伙伴答应我一定要看好吗比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小透明冒泡,渣文笔,可能OOC,慎入

可能会有错字和bug,欢迎捉虫~


这章出场人物有点多,剧情跟浪花有不同了嗷~恒峰尚未告白成功,白天感情没有进展QWQ都是我的锅(顶锅盖跑走


(七)


唐一白正在宿舍里翻看课本,明天却慌慌张张的冲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喊着“一白哥,不好了”,唐一白抚着明天的背给他顺气,明天急急忙忙说祁睿峰和欧阳恒正在泳池私下对决。


唐一白一听就觉得要出事,且不说教练团已经明确禁止私下比赛,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输了的一方情绪肯定受影响,而且这两人一个长距离一个短距离,方向都不同,有什么好较量的。唐一白把自己的杯子递给明天,让他喝点水顺顺气,然后抓着他的手腕向游泳馆奔去。


唐一白带着明天赶到的时候,郑凌晔已经和北体大的人僵持了一会儿了,北体大的人守着门说什么也不让进不让进。唐一白怒喝他们让他们让开,有一人却拽上唐一白的领子反问他算什么人还敢命令他。唐一白反手抓住那人的手腕,一施力,将那人的手反剪到身后。


与之一门之隔的游泳馆内,祁睿峰和欧阳恒相对而立,戴好泳镜,抛硬币为出发令。硬币落地,随着一声清脆的“当”,两人从起跳台跳起跃入水中。双方几乎是势均力敌,齐头并进,直到折返点还为分出高下。两人几乎同时转身,转身的动作流畅,并没有拉开很大的差距。


两人在临近终点才分出胜负。欧阳恒一撑上了岸,回身把手递给还泡在水里的祁睿峰,却被他一掌拍开。欧阳恒垂下眼帘,把毛巾搭到脖子上,转身进了更衣室。祁睿峰把自己撑上了岸,搭着浴巾坐在起跳台上,湿漉漉的发梢还淌着水。


北体大堵在门口的人见馆内没有什么动静了,想必是二人已经分出胜负,便不再挡着门,而四处散开。唐一白冲进游泳馆的时候,馆内已经空无一人,想必祁睿峰是已经去了更衣室。


先一步进更衣室的欧阳恒已经穿戴完毕,看着搭着毛巾走进来的祁睿峰,欧阳恒捏着祁睿峰的肩膀,一把把他推到柜子上,长臂一伸,将祁睿峰禁锢在柜子和自己的身体之间。祁睿峰垂着眼,盯着欧阳恒的肩膀出神。


“祁睿峰,是不是只有我赢了唐一白,你的目光才能分给我一点?”欧阳恒捏住祁睿峰的下巴,强迫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


提到唐一白,祁睿峰的目光一下子锋利了起来,他抬手捉住欧阳恒捏着他下巴的手腕,眯着眼看着他:“欧阳恒,你怎么有脸老提一白?要不是你们欧阳家的人,唐一白怎么可能被禁赛4年?”


“你,你说什么?”欧阳恒捏住祁睿峰下巴的手松了松,趁机被祁睿峰甩开,欧阳恒退后半步,摇了摇头,“明明,明明是唐一白服用禁药,才,才……”


“才被禁赛?才害的林析自杀?”祁睿峰逼近一步,“欧阳恒,林析自杀的真正原因难道不是因为顾及你们欧阳家吗?难道不是你们骗林析那包白色粉末是葡萄糖让她加到唐一白的石榴汁里的吗?你们凭什么让唐一白一直替你们背着黑锅?你凭什么连林析的自杀都怪在他头上?”祁睿峰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小峰,我……”祁睿峰说的事情,他一点都不知道,欧阳恒有点慌乱,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难看,他不知道应该先抹一把自己的脸,还是该伸手抵住祁睿峰的肩膀,让他不要再靠近了。


祁睿峰自嘲的笑了笑,停在原地,眼睛却不再看着欧阳恒,转而盯着自己的脚尖:“你说我从来没有看过你,那你呢?你的眼里,心里,不也全都是林析吗?”


距离有点近,欧阳恒张开双臂把祁睿峰抱了个满怀,低沉醇厚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不,小峰,心里和眼里,都是你,一直都是你。”祁睿峰大力的挣开了欧阳恒环着他的手臂,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转身进了淋浴间。


唐一白到更衣室的门口,正好听到欧阳恒对着祁睿峰剖白心意,正犹豫着要不要推门,欧阳恒就推门出来,欧阳恒连正眼都没有给唐一白一个,扬长而去。更衣室里回荡着祁睿峰冲凉的水声。


“祁睿峰?祁睿峰!”唐一白等了一阵,仍然不见祁睿峰出来,怕他出什么事,就喊了他两声。走到淋浴间,祁睿峰正呆呆的站在莲蓬头下,冲着冷水。唐一白二话没说就关了莲蓬头,把祁睿峰拉出了淋浴间。


祁睿峰也不顾自己湿漉漉的,一把环抱住唐一白:“唐一白,抱歉,四年前的事情,我跟欧阳说了……”唐一白刚想数落祁睿峰,却看见明天推门而入愣在原地,随后慌乱的夺门而出。


“祁睿峰你!快松开!”唐一白气结,一边是祁睿峰擅作主张把四年前的事情跟欧阳恒说,另一边是明天可能误会什么了,转身就跑了出去,“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游泳池的水吧?!你考虑过欧阳怎么面对他父亲吗?你快点放开,刚刚明天误会了!”祁睿峰却说什么都不松手,直到唐一白保证他松手不打他以后,才悻悻松懈了手臂的力道。


夺门而出的明天正坐在游泳馆外面的台阶上抚着自己的小心脏,看不出来一白哥和峰哥还有这一层关系啊……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那,那一白哥对他是什么意思呢?明天突然觉得心里塞了一团棉花,闷的透不过气。


“明天!”唐一白追了出来,明天正起身欲走,唐一白急急的拉住明天的卫衣帽子,明天重心不稳的向后仰,唐一白接了个满怀,“我跟祁睿峰,不是你想的那样!”明天顿时觉得这个走向有些不对,不是他想的那样那还能是哪样呢?唐一白见他不信,又开口补充道:“祁睿峰和欧阳恒才是……你想的那样!”


明天的眼睛倐的一下瞪得老大,一脸欲听八卦的样子。唐一白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让明天早点会宿舍。明天的肩又垮了下去,悻悻回了宿舍。


次日,祁睿峰出发去早训的时候,在宿舍门口撞见了陆教练和伍教练,他以为是自己和欧阳恒私下比赛的事情暴露了,正准备蒙混过关,却不想两位教练急吼吼的问他唐一白去哪儿了。唐一白向来是早起去晨跑的,祁睿峰醒来的时候唐一白就已经不在宿舍了。


祁睿峰去了游泳馆,依旧不见唐一白的身影,只有明天和郑凌晔带着几个队员在做拉伸运动。昨日一役后,北体大的队员又一次拿祁睿峰输了欧阳恒这件事来嘲讽祁睿峰和南体大。


祁睿峰没有理会他们的嘲讽,反倒挑眉看了看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欧阳恒,接着径自拖了运动服,站上了起跳台。祁睿峰起跳后,北体大的人就摸出了口袋里的秒表开始计时,企图以成绩继续嘲讽祁睿峰。


“二十六秒过50米?我没看错吧?这就是祁大队长的实力?”祁睿峰刚过折返点,北体大的人看着秒表就开启了嘲讽模式。


“谁说他在游一百米?”欧阳恒斜睨着嘲讽祁睿峰的自家队员,队员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他又抛出一句话,“祁睿峰从一开始,就在游一千五。”说罢,还露出一个笑容,隐隐透着一股自豪感。几位队员被他一说,又埋头计时去了。


欧阳恒沉默着抱臂看着祁睿峰在泳池里一圈一圈的游,脸上不知不觉带上了笑意。而祁睿峰过了一千五,仍然没有停下来。欧阳恒微微皱了皱眉,竟不禁有些担心了起来,长距离本来就消耗体力,祁睿峰偏偏还用那么快的速度游。欧阳恒的担心梗在喉中,双方泳队的队员也炸开了锅。


教练团带着唐一白走进游泳馆的时候,被围在门口的记者堵了个正着,记者们都想从唐一白和欧阳恒四年前的旧事找到一些新闻点,可是教练团拦着他们不让采访,他们只好看着唐一白从眼前经过。林梓来得晚了些,只能在外圈看着唐一白。


教练团抵达游泳边的时候,郑凌晔担忧的告诉教练团祁睿峰已经游过两千五了,陆教练让他立即停下,却被祁睿峰一句“不累”顶回来,陆教练气的让按这个速度他再游五千米,之后再去办公室找他。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唯有祁睿峰拉下眼镜,继续开游。


祁睿峰被郑凌晔和明天强架到办公室的时候,陆教练准备了几串香蕉让他吃完,才拧着他的耳朵开训。训了没几句,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祁睿峰趁机让陆教练先接电话再接着训他。陆教练见电话响了许久,只得让郑凌晔和明天先看住祁睿峰,自己转身去接电话。


接完电话的陆教练神色有些凝重,也没什么心情继续训祁睿峰了,便一挥手把祁睿峰、郑凌晔以及明天赶出办公室,只留唐一白一人。


“一白,刚刚媒体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梦想杯的主办方要调查你四年前的事情,而且,可能会撤销你的参赛资格。”


TBC


这边写到了我最喜欢的恒峰场景啦~~浪花里欧阳恒在祁睿峰游一千五的时候看着他游的眼神简直不要太宠了,仿佛在说“我媳妇儿就是这么棒”,后面祁睿峰过了一千五没停下来,欧阳恒的神情是既惊讶又担忧,简直不要太把祁睿峰放在心上嗷~~~

白天的话,这几章都没什么进展……因为女主跟唐一白这几集也没有什么对手戏啊……我在很努力的把小明天塞到剧情里了啦~这张让唐一白吃了小明天的豆腐你们注意到了吗?~

关于剧情什么的小伙伴可以评论跟我讨论一下呀~~~因为剧里好像恒峰的对手戏不算多,所以关于他俩有什么想看的剧情可以跟我聊一下呀!关于白天的剧情也行哒~

喜欢的话给我点个小心心呀~~

谢谢观看~~~(比心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