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美人兮

如果我没有更文,我不是去考试了就是在去考试的路上_(:з」∠)_
微博指路:二点五次元空巢老阿姨

【熊彭】王子变狗狗(一发完)

突如其来的脑洞,就码出来了……

入坑第一次写rps  (怂≧ ﹏ ≦

ooc有慎入慎入

欢迎捉虫~


脑洞来源↓





Chapter 0


熊梓淇休假前一天刚好和一群狗狗一起拍完了杂志,可不知是怎么了,他刚飞到上海在酒店落了脚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回过神来,他就已经是一只狗狗的状态了。

熊梓淇慌得不行,只带着重要证件就往彭昱畅那儿赶,路上还偏偏碰上了大暴雨,淋得他一身湿,更惨的是彭昱畅工作到深夜还没回来,他只能耷拉着脑袋趴在门口的脚垫上等着彭昱畅回来。

真是狗生悲惨啊!熊梓淇默默想道。



Chapter 1


彭昱畅觉得一定是自己回家的方式不对,拍杂志拍到深夜还遇上了大暴雨,打的车被小区门口的保安拦下不让进,他只能自己冒雨冲回家里,电梯门刚开,就看见一只阿拉斯加犬团在自家门口的脚垫上。

彭昱畅战战兢兢的靠近自家门口,尽量不让自己的脚步声吵醒门口卧着的这只狗狗。谁知道那只狗狗竟然抖了抖耳朵醒了过来,看到他眼睛都亮了,二话不说就朝他扑过来。

不不不不不!!!!!

彭昱畅有点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把背在肩上的包抱在了胸前,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虽然彭昱畅并不怕狗,但是一只四脚站立都快与自己的腰平齐的大狗突然朝他扑来他也是有些害怕的。

狗狗似乎察觉到彭昱畅的惊恐,生生在他面前刹住了车,脚上的肉垫和地面摩擦出细微的响声。狗狗慢慢蹭到彭昱畅的身边,蹲坐下来,动了动耳朵,把头垂下来,又摇了摇尾巴,示意彭昱畅可以摸一摸它的头。

彭昱畅看着狗狗跟他示好的举动,全身绷着的肌肉略略放松了一些,一手依然抱着胸前的包,另一手则大着胆子伸手去摸狗狗低垂的头。狗狗见彭昱畅伸出了手,就主动把头凑到它的手心下,亲昵的蹭着他的手心。

彭昱畅的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先是摸了摸狗狗的头,再顺着狗狗脊背顺一遍毛,最后再狗狗的下巴挠了挠。狗狗放佛也愿意跟彭昱畅亲近,欢快得尾巴都快腰断了,就差躺在地上把肚子露出来给他揉了。

打断彭昱畅得撸狗行为得是突如其来的一个喷嚏,狗狗也抖了抖身上湿淋淋的毛,又甩了彭昱畅一身水。

彭昱畅这才想起了自己淋了一身湿,不赶紧洗澡的话怕是要感冒。彭昱畅连忙站起身,掏出钥匙开了门,那只狗狗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叼着放在脚垫上的包包窜进了门,乖巧的蹲在玄关处。

彭昱畅和蹲在玄关处瞪着一双黑溜溜的充满期待的眼睛看着他的狗狗大眼瞪小眼了一阵,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把它留下了。彭昱畅先去浴室开了灯,顺便把自己湿漉漉的衣服脱在了浴室,然后再折到玄关把那只同样湿漉漉的大狗抱到了浴室。

大狗狗一瞬间有些恍惚,看着彭昱畅的腹肌胸肌,感觉下一秒鼻血就要奔涌而出了。



Chapter 2


一人一狗在浴室里洗了一个热水澡,却又把浴室弄得乱七八糟的,彭昱畅犯了懒,把衣服随手丢进洗衣机,就不打算整理浴室了。彭昱畅找了个大浴巾把狗狗包起来,把毛擦得半干,又拿了电吹风给它把毛吹干。

毛一吹干,狗狗就跑到玄关把放在一旁的包叼过来,一股脑的塞在彭昱畅怀里,摇着尾巴希望他打开看看。

彭昱畅一脸疑惑的打开了包,却看见了包里全是熊梓淇的证件,彭昱畅更是一头问号。

“你?熊梓淇??”

狗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尾巴。

“不可能吧,熊梓淇他今天不是还有……欸?行程表?从今天开始休假???”

狗狗点头如捣蒜,又从包里扒拉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登机牌,是今天一早从北京飞上海的航班。

“额……你,你证明一下?”彭昱畅看着一地的重要证件,摸了摸下巴,“来尬一段舞?极乐净土?”

狗狗,嗷,不,应该说是熊梓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狗爪子,突然有些怀疑人生,虽然勉强给他跳了一段,但是缭乱的蝴蝶步差点没有把他给拧成麻花。彭昱畅笑得前俯后仰,算是勉强相信了眼前的阿拉斯加犬就是熊梓淇,等笑意过去之后,彭昱畅又把证件给收好放进包里,省的到时候丢了熊梓淇还来怪他。

熊梓淇见他还是半信半疑,就自顾自的跳上沙发,用爪子踩着遥控器开了电视,丝毫不管彭昱畅让他别爬到沙发上的声音。电视上恰好停在了彭昱畅上次看了一半的二十四小时上,卡在熊梓淇正对镜头的那个画面,变成狗狗的熊梓淇的耳朵一下子立了起来,兴奋的冲着电视机叫了两声,吓得彭昱畅赶紧过来捂它的嘴,这大晚上的,嚎着一嗓子,明天邻居指不定怎么投诉他呢。

“行行行,熊梓淇,我信了你好吗,拜托大晚上的别叫……”

彭昱畅的声音有些高,熊梓淇低声呜咽了一声,委委屈屈的用头去蹭彭昱畅的手。

“哎,好了好了,没凶你。”

看着熊梓淇讨好的来蹭他的手的模样,彭昱畅又有些于心不忍,又伸手抚了抚它的背,以示安抚。熊梓淇得了便宜卖乖,干脆把前腿搭到彭昱畅的肩膀上,去蹭彭昱畅的脸颊,彭昱畅也没多,就抱着毛绒绒的头揉了起来。

欸?刚刚他是不是大喇喇的把自己脱光了还把这只狗抱进浴室……还和这只狗一起洗澡……彭昱畅揉着揉着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偷偷红了耳朵。



Chapter 3


彭昱畅捡起随意扔在沙发上的遥控器点开了继续播放,进度条还有三分之二,彭昱畅却抱着抱枕,头一点一点的,困得不行。熊梓淇安静的窝在沙发边上的地毯上,闭着眼睛,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单纯的闭目养神。

在进度条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彭昱畅撑不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把抱枕压在肚子上,随着呼吸肩膀轻微的起伏。原本窝在地毯上的熊梓淇抖了抖耳朵又吸了吸鼻子,凑到彭昱畅的脸边上,用鼻子蹭了蹭彭昱畅的脸颊。

“嗯~别闹~”

彭昱畅迷迷糊糊的被他的鼻息弄得痒痒的,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挠了挠脸颊。

熊梓淇蹑手蹑脚的跑进房间里,拖出了一块毯子,往彭昱畅身上盖,奈何还没习惯作为一只狗狗的身体,动作有些大,用毯子把彭昱畅整个盖好的时候还险些绊倒在彭昱畅的身上。所幸彭昱畅真的是累惨了,这么大动静他也没有醒。

仔细给彭昱畅盖好毯子的熊梓淇重新把自己团成一团,卧在彭昱畅脚边的地毯上,也进入了梦乡。

半夜的时候彭昱畅起来睡眼惺忪的光着脚往洗手间走,熊梓淇也睡得正香,可是作为狗狗敏锐的听觉让他捕捉到了彭昱畅起身的声音,它的耳朵警觉的支楞起来,虽然困得不行,但还是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往洗手间的方向挪。

“去睡吧,没事。”

彭昱畅摸了摸蹲在洗手间门边上的狗狗的头,狗狗困得耷拉着脑袋,眼角还有打呵欠带出来的眼泪,却固执的不肯动。彭昱畅也没辙,只好任它蹲在门口。

待到彭昱畅出来,往卧室走,原本蹲在洗手间门口的狗狗这才慢悠悠的跟在他后边。彭昱畅在床上的一堆衣服里扒拉出一个空位,拖出被压住的被子,胡乱把自己往被子里一塞,又进入了梦乡。熊梓淇看了看占了半张床的衣服以及占了另外半张床的彭昱畅,只能默默叹了口气,在床边上找了个地方继续睡觉。



Chapter 4


作为狗狗的生物钟让熊梓淇一早就醒了,和其他狗狗一醒就得给主人一个“爱的叫醒”不同,熊梓淇自己悄悄出了卧室,解决了一下自己的生理问题,开了水龙头喝了水,在彭昱畅一堆的零食里找出一些看起来狗狗能吃的填饱了肚子,顺带给彭昱畅稍微收拾了一下客厅。

彭昱畅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他手机的日程提醒响了两次,他约了十点和自家工作室的伙伴开会,熊梓淇想让他多睡一会儿,都偷偷给他拍掉了。

“啊啊啊啊啊,熊梓淇!你怎么不叫我!!别人家的狗子不是一醒来就得把自家铲屎官薅起来吗!!!你怎么还把我闹钟按掉了啊?!”

彭昱畅手忙脚乱的从床上拖出一件卫衣往身上套,一边刷着牙一边还要把一头乱翘的头发往下压,哦,还不忘吐槽蹲在门口等着他的熊梓淇。

熊梓淇倒是委屈起来了,毛绒绒的大尾巴搭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响,耳朵也没精神得垂着,可怜得不行,他就是想让彭昱畅多睡一会,这人还反倒数落起他来了。

彭昱畅随手拆了一包零食随意塞了两口,又猛灌了自己一口水,熊梓淇虽然被数落了一番,但还是打起精神把彭昱畅的包给叼了过来,冲他摇了摇尾巴,又蹭了蹭他的腿示好。彭昱畅看着他这副样子也不忍心怪他。

彭昱畅坐在玄关的地板上系鞋带,熊梓淇则乖巧的蹲坐在一旁,希望彭昱畅也能把它一起带出门。

“你好好呆家里,地铁不能带宠物,回来给你带吃的好吗?东北乱炖??”

彭昱畅伸手摸了摸狗狗的耳朵,惹得熊梓淇敏感的一颤,彭昱畅却被软软的、良好的手感吸引,又捏着狗狗的耳朵揉了一阵,才恋恋不舍的背起包出了门。



Chapter 5


彭昱畅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一点了,熊梓淇已经拖着这副他不怎么熟悉的躯体给彭昱畅收拾好了卧室——至少床上的一堆衣服已经被他挪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去了。

听到彭昱畅开门的声音熊梓淇就从卧室飞奔出来了,彭昱畅算是见识了一把高兴道整个狗狗都飞起来的场景,随后他就被飞奔出来的阿拉斯加犬给扑得跌坐在自家玄关得地板上。

“嗷……”随着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的声音,还有一声彭昱畅的惨叫,借着一脸无辜的阿拉斯加犬就被彭昱畅揉着耳朵训斥,“你对你的体重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重死了啊!”

嘤嘤嘤,彭彭居然嫌我重!熊梓淇内心的小人儿绞手帕暴风式哭泣,而作为一只狗狗的躯体却只能悻悻从彭昱畅身上下来,躲到一旁用两只前爪捂住脸以示伤心。

诶诶诶?彭昱畅揉了揉自己砸在地上的屁股,自己摔得这么惨还没说什么,他怎么反倒先伤心起来了?彭昱畅把自己带回来的外卖放到餐桌上,洗了手,又去拽趴在一旁的熊梓淇的爪子,让他过来吃饭。

饥肠辘辘的熊梓淇没有抵挡住食物的诱惑,慢慢悠悠的挪到了餐桌边上。

彭昱畅在开会的时候专门问了工作室里养狗的小姐姐,买了些人能吃狗狗也能吃的东西,专门给熊梓淇弄了个盘子,把食物给他拨了过去。



Chapter 6


熊梓淇从来没有发现彭昱畅这么喜欢狗。

吃完了饭彭昱畅被熊梓淇咬着裤腿把餐桌上的餐盒和盘子清理了一番,下午没有工作,彭昱畅也没有出门的算,感觉一人一狗窝在家里看碟。

正儿八经看碟也就算了,彭昱畅的手就是闲不住,时不时要抱个抱枕,或者是顺手呼噜一把卧在一旁的熊梓淇的毛。

“熊梓淇,你过来给我抱着。”

熊梓淇闻言立刻乖乖把自己团成一个毛球塞进彭昱畅的怀里。呼噜背上的毛就算了,可偏偏彭昱畅还爱揉它耳朵,有时候觉得手冷了还冷不丁的把手塞道熊梓淇肚子上的那团毛毛里取暖。

彭昱畅的动作让熊梓淇觉得痒痒,忍不住抖了抖耳朵,却又被彭昱畅的手抓住耳朵揉个不停。

彭昱畅儿!你究竟是单纯的喜欢狗还是喜欢熊梓淇变成的狗啊?!——来自耳朵被蹂躏得不行的熊梓淇。



Chapter 7


晚餐也是彭昱畅叫的外卖解决的,毕竟他的厨艺技能完全没有被点亮。洗澡的时候彭昱畅也把浴室的门锁得死死的,因为他觉得给这么大一只狗吹干一身毛实在是太累了。被关在门外的熊梓淇只能扒着门,用爪子把门抓得啪啪响,好在彭昱畅出来的第一时间跟他抱个满怀。

熊梓淇在彭昱畅一出浴室就扑在了他身上,在他刚换好的衣服上又蹭了一团狗毛,最后当然是逃不过彭昱畅数落他一番,又于心不忍重新给抱到怀里顺毛。

睡觉的时候彭昱畅拍了拍空着的一半的床,示意熊梓淇可以和他一起睡。蹲在床边的狗狗看着他这一举动眼睛都亮了,二话没说就蹦上了床,这时候对自己的体重依旧没有什么自知之明,差点都把彭昱畅给颠到了床下去。

彭昱畅把被子拖过来裹在身上,又觉得有些冷,他又把腿蜷到胸前,一副还在母体内的样子,瑟缩的的背影有些可怜。熊梓淇察觉彭昱畅有些冷,索性就钻进被子,将肚子贴上彭昱畅的脚,毛绒绒的触感让彭昱畅一惊。

彭昱畅把团住他的脚的熊梓淇抱到怀里,把脸埋在狗狗背上的长毛里。啊,毛绒绒的一大团果然就很暖和,彭昱畅这么想着,又忍不住多蹭了两下。

虽然被当成了暖水袋,熊梓淇却还是很庆幸能跟彭昱畅同床共枕的,昨天他可是惨兮兮的窝在床边冷冰冰的地板上睡的啊。

“熊梓淇,你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啊?”

“呜呜~”我也不知道啊,熊梓淇有些怨念。

“熊梓淇,我……我,我有点想你了”彭昱畅继续蹭着狗狗的长毛,声音却弱了下去,有些低落,他们工作都太忙了,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熊梓淇了,这对恋人来说真的是非常难熬了。

然而,作为狗狗敏锐的听觉还是捕捉到了这句话,熊梓淇凑近彭昱畅的脸颊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颊。



Chapter 8


从窗帘逢溜进来的日光叫醒了彭昱畅,昨天他是抱着狗狗睡着的,今天一醒来狗狗却不在怀里了。

“熊梓淇?熊梓淇?”

彭昱畅叫了两声,却没见那只对自己体重没有自知之明的狗狗扑上来,彭昱畅有些慌了,怕是狗狗自己开门跑出去。

彭昱畅一下掀开被子,连拖鞋都没穿就往客厅跑,还边叫着熊梓淇的名字,却在厨房门口呆住了——看到了穿着那条他嫌大的运动裤的熊梓淇,他半裸着上身,锅里还滋滋的煎着蛋。

“熊……”

彭昱畅刚想叫他,身体却更快的行动起来,光着脚也不管瓷砖有多凉,就从背后抱住了正在厨房里忙活的熊梓淇。

“诶?彭彭醒啦?”熊梓淇把锅里的鸡蛋翻了个面,空出一只手捂住彭昱畅环在他腰上的手,担心他的手被锅里的油溅到。彭昱畅把脸贴在熊梓淇裸着的背上,一时间也没有说什么。

熊梓淇关了火,转身把彭昱畅整个搂紧怀里,从他的额头开始,一点一点吻到他的嘴唇,轻轻咬住吮吸,趁彭昱畅想开口阻止他,顺势滑进了彭昱畅的口中,勾着他的舌头共舞。彭昱畅有些喘不过气,伸手推了推熊梓淇已经消失不见的腹肌。

熊梓淇松开了彭昱畅的唇,拉出了一段银丝,熊梓淇色情的伸出舌头舔断了,又低头有一下没一下的啄着彭昱畅的唇:“我的休假还有三天,我们……”说着手就不安分的滑进了彭昱畅的睡衣里。

“干什么!吃饭!我饿了!”

彭昱畅拍掉熊梓淇在他腰上乱摸的手,转身朝着餐厅饭桌走去。

“好好好,早餐马上就好。”

熊梓淇看着彭昱畅别扭的走开的背影,还有偷偷摸了摸耳尖的小动作,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

“诶,彭彭,我的休假还有三天,我们……在上海转转呗?”

熊梓淇贱笑着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吃饭!一会再说!”

彭昱畅发现自己方才会错了意,只能偷偷的捂住自己的脸。

 


后记)

什么?你问熊梓淇怎么变回来的?

那还用说?当然是我们超可爱的彭昱畅偷偷亲了那只笨蛋阿拉斯加啊!

当然这种事情彭昱畅本人并不想承认。


END


谢谢观看,给你们很多小心心~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