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美人兮

小透明
微博指路→二点五次元空巢老阿姨
欢迎勾搭
熊彭女孩绝不认输

【白糖甜汤】假如浪花一朵朵中的女生都消失(一)

抱歉抱歉,来更文啦~才写一章我就卡文也是没谁了QWQ

设定、序章以及脑洞授权:

涉及CP:唐一白×明天     欧阳恒×祁睿峰     林梓×郑凌晔(可能)

剧情线:会参考浪花一朵朵剧情,因此可能更新比较缓慢qwq,没有女主线的话,可能就是明天拿了女主的剧本啦(并不


小透明冒泡,渣文笔,可能OOC,慎入

可能会有错字和bug,欢迎捉虫~


(一)


明天休息了两天,也逐步恢复原先的训练量,却也发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游泳女队的队长向阳阳了,同时,偌大的校园里本来随处可见的妹子,自他从医务室醒来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仿佛这个世界没有女性。思及此,明天果断的打开了手机搜索引擎打算确认一下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女性,却发现手机输入法连“女”这个字都打不出来,他又试了试其他和女性相关的名词,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明天把手机塞回口袋,闷闷不乐的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一想到自己在原来的世界没有和妹子有过恋爱关系,好不容易穿越了还来了一个连妹子都没有的世界,心中就难免忿忿不平。明天甩了甩手,正准备往宿舍走,一转身却看见唐一白站在他身后,吓得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明天,校内选拔,你会来看我比赛吗?”唐一白弯下腰,上半身前倾,一脸期待的凑近明天的脸;明天被突如其来的身高压制搅得心慌意乱,又突然看着唐一白近在咫尺的脸,心脏不由自主的砰砰乱跳起来。


明天伸手去推唐一白的肩膀,自己又退了半步,慌张的试图逃离这种奇怪的状态:“当、当然了,峰哥,峰哥肯定也去的。”


“那就好!”唐一白得到明天肯定的答复,话语间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眉眼间皆是喜色;明天不由得捂着心口感叹这不是原来的一白哥对着云朵姐才有的表情,还没等明天回过神,唐一白又接着开口道:“那一起回宿舍吧?”更甚,还伸手试图揽过明天的肩膀,明天没有反应过来,被唐一白捞了个正着。


明天被唐一白揽着往宿舍走,耳边是唐一白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训练时候的事情,明天刚才跳的七上八下的小心脏也渐渐平复下来,顺手摸了摸口袋,还惊喜的发现一根没拆封的棒棒糖。


校内选拔赛那天唐一白一早就去游泳馆热身了,祁睿峰和郑凌晔合力把蜷在被子里睡得天昏地暗的明天拽了起来,趁他半梦半醒,还顺手撸了一把団宠的一头乱毛。明天叼着牙刷,感受到薄荷味牙膏的清凉感的时候才有些清醒的感觉,看着镜子里一头乱毛的自己,又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校内选拔赛,自己答应了唐一白去看他比赛的;明天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先刷完牙还是该叼着牙刷直接去冲个凉。


明天在洗手间一阵兵荒马乱,祁睿峰却坐在宿舍里气定神闲的整理自己的发型。听见明天出来的声音,祁睿峰递给他一个袋子:“喏,唐一白给你带的早餐。”


明天朝祁睿峰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谢谢峰哥!”然后打开袋子大块朵硕。祁睿峰瞥了一眼吃的正香的明天,做了个哀怨的表情,捂着心口,调侃明天道:“小明天,唐一白对你可真好啊,想想我跟他做室友这么久他都没给我带过一次早餐。”趁明天不注意,顺手从袋子里拿了一个三明治自顾自的吃起来。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明天随手翻出一件铭黄色卫衣套上,拽出搭在床边的牛仔裤,踩着日常穿的运动鞋,抓了两根棒棒糖塞在口袋里,就跟着郑凌晔和祁睿峰出门了。


游泳馆正门已经聚集起一批记者,这些记者显然不是冲着南体大的校内选拔赛而来的,祁睿峰一出现,就引起了一阵骚动,所幸被袁教练拦了下来。经过前几天的训练,明天已经接受了此袁教练非彼袁教练的现实,也慢慢习惯这个没有女生的世界观,却还是下意识的在簇拥着他们的记者中寻找与云朵相似的身影,许是他眼拙,一无所获。


在袁教练的带领下,一行人进了游泳馆,已经在场馆内占据有利位置的记者看到祁睿峰的出现也一窝蜂的涌了过来,对正在进行入场的校内参赛运动员不管不顾。明天下意识的朝着唐一白的方向看了一眼,却没有注意自己已经被急于采访到祁睿峰的记者们挤到泳池边缘。袁教练答应给记者们另外安排一个房间采访祁睿峰,记者们都一窝蜂的朝教室跑去,意欲占据有利位置。人群中不知是谁撞了明天肩膀,明天一下子失了平衡,往泳池里倒去。


明天看着一池碧色的水向自己扑来,不可置信的想着现在可能是自己拿了云朵姐的剧本,然后就跟穿着常服跟池水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不过,他跟云朵不同,他会游泳,落水前他闭气了,唐一白英雄救美的戏份也没有上演的机会,除了没有泳镜他睁不开眼睛,以及常服吸了水有些重之外,他自己扑腾了一阵,把头露出水面,找了几次才够到岸边,双手把自己撑上岸的时候也费了些劲,好在祁睿峰拨开混乱的人群给他搭了把手。


在泳池另一头的唐一白本来是想提醒明天小心的,谁知道话还没喊出口,明天就直愣愣的扑到泳池里面去了,说不心焦是骗人的,这会儿为了保持场馆内的温度开了空调,明天这一身湿答答的衣服若是不赶紧换下来,很可能会着凉感冒。唐一白正想着,明天的喷嚏声就回荡在场馆里。


众人见明天没什么事儿,也就作鸟兽散。偏偏唐一白一把抓起自己的浴巾,逆着人流急急的朝明天跑去,边跑边抖开浴巾,一头罩住湿漉漉的明天,仔细的给他擦了眼睛周围的水,好让他能睁开眼睛。


经过这么一闹,教练们决定先清场,把记者们都安排到附近教学楼的教室里去,在进行校内选拔赛,因此宣布延时半小时再进行比赛。


唐一白见比赛延迟了,便拉着明天去了更衣室,把自己的浴巾和洗漱用品一股脑的塞给他:“明天你快去洗澡,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烘干。”明天看着这阵仗有些不知所措,尽管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这么容易就感冒,但是他确实从外湿到里,湿答答的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觉并不好。


“唐一白,我冒着被袁师太灭口的风险来看你比赛,怎么,你连比赛都不比,就拉着我们小明天进更衣室!”祁睿峰对着唐一白的肩膀就是一锤。


唐一白却不以为意:“你等等再说,明天,快进去。”被唐一白无视的祁睿峰暗自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大力拍了明天的背:“你快进去吧,不然你一白哥要担心了哟~”说罢还给附赠明天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明天听着祁睿峰拉长声音的那声“哟”,简直一阵恶寒,回敬祁睿峰一个鬼脸,抖抖一身鸡皮疙瘩,扒下自己身上湿淋淋的衣服,进了浴室。


唐一白把明天的衣服整理好挂进烘干机,转头就听见伍教练喊他的声音,他匆匆跟祁睿峰交代了两句,就要走。“唐一白,”祁睿峰叫住了他,“老样子,我在终点等你,不要让我等太久。”说着拍了拍唐一白的肩膀。


“放心吧,让你等四年了,这次我不会迟到。”唐一白的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转身,挥了挥手,推开了更衣室的门,留给祁睿峰一个潇洒的背影。


TBC


好忧桑啊,才写到第一集的一半,我得加快进度啦o(╥﹏╥)o

因为没看过原著,所以,最近在思考林桑这条线是个什么鬼,有知道的小伙伴可以跟我讨论一下呀,在纠结要不要加林桑这条线呢><


评论(16)

热度(80)